「只要你開口,他就會來。只要你肯學,他傾囊相授。」
「對我來說,他亦師亦父,很貼近我們小農民。」

提起中興大學植病系的蔡東纂教授,農友們語中盡是敬佩感激,句句真誠,彷彿說的是聞聲救苦的活菩薩。

有人稱蔡東纂是「植病神醫」、「農民救星」,他培養出來的「蔡十八菌」,一瓶在手,能開根、抑蟲、促進成熟、提昇風味,早已是農業界赫赫有名的神器。

真有這麼神嗎?看到蔡東纂本人,氣質確實有別於一般學者。他下頷蓄著短鬚,手上總是拿著一根煙斗,態度悠然,語聲低緩,如他口中徐徐噴出的煙。辦公室座位後頭,高掛著一幅心經書法,幾把寶劍、一個葫蘆,許多佛像與佛珠。若非「全國十大傑出農業專家」木頭匾額醒目,還真有點傳統國術醫館的味道。

看似一派悠然的蔡東纂,其實全年無休(攝影/蔡佳珊)
看似一派悠然的蔡東纂,其實全年無休(攝影/蔡佳珊)

亦俠亦狂亦溫文,以農學懸壺濟世

「我從小練武,因為身體多病,祖父請了武師來教我們幾個堂兄弟。年輕時我學的是崑崙仙宗,教我的是北少林的師父,練棍舞劍都來。後來跟人家辯論輸了,知道自己成不了仙,從學道改為學佛。」

蔡東纂說起這段經歷,對照他科學家的形象,產生十分矛盾的違和感。但他說得雲淡風輕,「現在年紀大了,體力跟以前差太多,只能打打太極、練練易筋經囉。」

對蔡東纂來說,天地之道一以貫之。「武道是經由訓練,融入個人的知識與個性,知道什麼時候出手,是最好的時機。在農學來講,道理也是相通,什麼時候要做什麼事,抓住那個timing。」

「所謂農學,就是解決農業問題的學問。農學加上實務再加上經驗,這就是農業。」蔡東纂認為,農業沒有SOP(標準化流程),因為四大元素:陽光空氣水和土壤,無時無刻在變化,所以農民必須要去適應環境,隨時調整工作方式,更重要的,隨時要更新思想與技術。

隨時幫作物拍照,建立植病照片資料庫(攝影/蔡佳珊)
隨時幫作物拍照,建立植病照片資料庫(攝影/蔡佳珊)

扎根農民教育,從田野來到大學講堂

務農如此專業,但現實則是,很少農民是受過正規農業教育才去務農的。蔡東纂深切明白農民對於知識的需求,在興大開設農民講堂將近二十年,如今每次來上課的農民達三、四百人,完全免費。他更成立安全高品質農業推廣協會,凝聚農民、老鳥帶菜鳥,除了知識上精益求精,也幫農民開闢銷售通路。

每月一次的「農民大學堂」現場爆滿,就連走道都坐滿了人。放眼望去,老中青農民有如趕集同聚一堂,共同特徵是面容黝黑、雙眼發光。有些阿伯大概不耐長時間穿鞋,索性光腳聽課,厚實粗糙的腳掌暫時離開泥土,踩在大學課堂的地毯上。

「跟碩博士班上課,我大概準備一天,但是跟農民上課,要準備一個月,才能上三小時課。」蔡東纂說,教農民比教學生更難,必須要將專業知識說得淺白,並且要搭配大量的照片,有時還要自己畫圖。

設身處地與農民溝通無礙的能力,來自於這三、四十年頻繁到訪農地現場所累積的實務經驗。農民的問題在哪?迷思在哪?他總能夠直指核心,並提供明確的解決方案,讓農民心服口服。

短暫的下課時間,農友們迫不及待湧上前來,將蔡東纂團團圍住,一個個輪流講述自己遭遇的疑難雜症,或拿出植株標本請老師鑑定,求知若渴的心情全寫在臉上。

大學生都沒這麼認真。農民教育有多重要?這一幕正是明證。

蔡東纂在便條紙上一一開出「處方」,並留下電話。他這個農業張老師,幾乎全年無休,農民有重大問題,有求必應。

農民大學堂的下課時間,農友們個個都是勤問的好學生,將老師包圍(攝影/蔡佳珊)
農民大學堂的下課時間,農友們個個都是勤問的好學生,將老師包圍(攝影/蔡佳珊)

健康土壤是根本,農業就是生態正義

「食安問題不能完全怪農民,他就是不懂,才會去噴不該噴的藥劑。他如果懂了,就可以把錢省下來。」

扎根最基礎的農民教育,蔡東纂的目標,除了要讓農民都能了解作物基本知識,更希望農民能夠在科學基礎上,以省成本、省時、省工為前提,達到減少農藥化肥、產出安全高品質農產品的成果,不僅提昇收益,更友善土地、照顧食安。

對於被說成「仙丹」的蔡十八菌,蔡東纂並不多談,而是一再強調健康土壤的重要。「最重要的就是要培養『抑病土』,下面(土壤)穩定了,上面(作物)就會很穩定。」

他指出,有益的微生物不是萬能,它必須要跟生態環境結合在一起,搭配草生栽培,有充足的有機質,益菌才有食物吃,並能做到有效的「有機碳儲積」(organic carbon pools)。

「草生栽培是讓土壤有機質增加最快的方法,草死掉回到土壤,因為光合作用產生同化物質,還加利息還給你,有什麼不好?」蔡東纂欣慰地說,之前他看到一個文旦評鑑比賽,規定農民必須要草生栽培才能參加。很多青農回鄉,一開始都是為了留草跟父親吵架,但後來長輩也慢慢發現草生栽培好處。這些都表示農民觀念逐漸在改變。

「沒有生態就沒有有機,沒有永續。農業,就是生態正義。」在蔡東纂眼中,慣行農業和有機農業絕非二元對立,「我們的作法是次第性的,先走到健康安全,再到有機,再走到永續。這是全世界都要走的路。一步一步來,成功的機會很高。」

有求必應,農友「感心」情義深

台中新社農民詹貴溶和曾勝彥的經驗,就非常振奮人心。夫妻倆原本都是農業門外漢,因為失業而回鄉務農。用盡全部存款買了一塊地,種的是高難度的枇杷。今年才第三年收成,竟拿下台中優質枇杷評鑑第一名。

得獎那天,詹貴溶喜極而泣。「我們是最菜的農夫!」她表示,能有如此成果,都要感謝蔡老師,「只要你肯問、願意學,老師就傾囊相授」。農民大學堂,她和先生輪流上課從不缺席,田間遇到問題就打電話,「只要你開口,他就會來。」

在蔡東纂指導下,詹貴溶的枇杷採草生栽培,除了清園,整個生長過程完全不用農藥。果樹不只葉片茂盛健康、葉果比適中,果實風味更是特出。蔡東纂都不禁稱讚,這是他近年吃到最好吃的枇杷,而且連皮吃都沒問題。

DSCF7056

雲林口湖農民許清水,是中部頗有名氣的番茄達人,認識蔡東纂超過十年之久。「對我來說,他就是亦師亦父。不只是技術上的指導,還有心理層面上的鼓勵。」

許清水年輕時本在外地打混,回鄉務農後遇上了蔡東纂,在他鼓勵下開始種植難度頗高的玉女番茄。如今「水哥」的「玫瑰番茄」遠近馳名,銷路供不應求,也帶動雲林地區的小番茄栽培。

外型飄撇草莽的許清水說,專家他看多了,有些人一問就倒。「蔡老師不是那種只講理論、高高在上,只會對學生講課的教授,他很貼近我們小農民,建議都很中肯。」他說不只是工作,連生活上的問題,都會請教老師意見。到底是什麼事?他神祕地說,「這是我們的祕密!」

勤跑田區教學相長,三十年功力凝聚成冊

四處上山下田,代價是開壞了八輛車。蔡東纂笑道,「以前都買二手的,開到心裡毛毛的。最近終於分期付款買了新車,這輩子第一次開新車。」六十多歲的他,每週至少有兩天出外去探訪農民。

跟農民面對面,對專家來說其實是貼身肉搏。「如果你去了,說不出個道理,講的方法沒有效,農民會很直接罵你喔。你要真的有辦法幫他解決,他才會對你有信心。」蔡東纂說,這樣的過程是教學相長,彼此都累積經驗。

今年初,蔡東纂凝聚三十多年心得,寫就厚厚的《農民講堂──柑橘篇》,被譽為「柑橘聖經」。
這本書字體大、照片多,試印時,他特地找農民來翻翻看,「要用特別厚的紙,農民粗粗的手才好翻,而且分色要多,才能表現出作物的顏色,很多診斷都要看顏色。」種種細膩考量,把農民放在第一位。特地去標會、自費出版、送的比賣的多,這都是後話。

那麼,學道、修佛,究竟跟農學專業有什麼關聯?「就是知道怎麼付出,做到『無畏施』。」蔡東纂覺得,只要農民對他說現在過得很好、債都還完了還買了地,愁苦的臉變得開朗有自信,就是他工作中最大的喜樂,再多付出都值得了。

遠從北投來台中上課的陳姓農友,直說受益良多(攝影/蔡佳珊)
遠從北投來台中上課的陳姓農友,直說受益良多(攝影/蔡佳珊)

千江有水千江月,願農友成「持地菩薩」

而蔡東纂自己,永遠都覺得學識不足,還要再讀書、再努力。他回想,從前他當學生的時候,興大植病系許多老師的辦公室,也總是到夜晚還亮著燈。

「我們的老師說,你要站在講台上,就要有那份能耐和修養。」良師言猶在耳,蔡東纂極少休假,就連過年也在辦公室邊吃泡麵邊準備教材度過。有農民知道他這習性,還會特地送飯菜來。

成不了仙,卻在世上渡人無數。蔡東纂的心願,是讓所有農民們都成為《法華經》中的「持地菩薩」,護持、保衛著大地。生產農作和友善土地,本是一體兩面。

「畢生努力所為在此。」他在新書自序末尾,用一生下注,如暮鼓如晨鐘,餘音不絕。

寫完這本厚書,蔡東纂得了糖尿病,幸虧有經驗的農友協助,得以快速恢復(攝影/蔡佳珊)
寫完這本厚書,蔡東纂得了糖尿病,幸虧有經驗的農友協助,得以快速恢復(攝影/蔡佳珊)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6 則回應

  1. 請問如何與蔡教授聯絡?

  2. 令人敬佩的蔡教授,讓人感動的報導。

  3. 謝謝,可以打中興大學植病系辦公室電話聯絡。

  4. 您好,蔡教授,我們是南投縣竹山鎮富州休閒農業區協進會,我們的農業區是目標朝向安心無毒,再進一步做有機的方向邁進,希望可以請蔡教授來富州農業休閒區做分享,並且希望教授您可以引導我們竹山鎮這些火龍果茂谷芭樂香蕉及稻米等等農民,指導如何不再一直使用不太健康的藥物來栽種水果。竹山鎮富州休閒農業區協進會,甘小姐留言。電話0938569980.請問如何連絡蔡教授?來分享……

  5. 0932603951
    與蔡老師約時間!
    大家加油!

  6. 請問要去哪裡買蔡教授的書《農民講堂──柑橘篇》呢?

我要留言